有钱人家的孩子 与有钱人家为邻

  隔壁搬进了新邻居。都说“远亲不如近邻”,我打内心是“热烈欢迎”的。新邻居出手阔绰,单从居室装潢的“手笔”来掂量,不说“气势恢弘”,也够得上“工程浩大”。你想,别人搞装修,大凡一二个月就搞定,可隔壁人家愣是慢工出细活,光设计图纸就出了好几稿,敲敲打打了八九个月,快赶上当娘的“十月怀胎”了。我天天数着指头,盼着邻居家的工程快快竣工,就像盼着2008奥运会的“鸟巢”早日剪彩一样。尽管“装修绵绵无绝期”,搅得四邻鸡犬不宁,但将心比心,想想人家搬趟家也不容易,现在居民生活指数一浪赶过一浪,把住房弄得考究一点,也没什么好在背后指指戳戳的。
  新邻居的男主人很忙,好像操持着一大堆生意,每天驾着“别克”车早出晚归,风风火火,生怕漏掉商机似的。时常过了夜半,男主人才姗姗归巢,但见小区的铁门已经关闭,他总要将汽车喇叭摁得震天响,直到保安赶来开门才作罢。有几次我已酣睡,凑巧在做恶梦,被他这么一折腾,瞬时从梦境里“化险为夷”,于是对他的“仗义助人”心存感激,心里就说:谢谢噢,缘分呐!
  
  男主人进了家门,也不消停,手机电话依然接踵而至。或许是财大了,气也跟着粗了起来,即便在夜籁人寂之时,男主人通话还能保持慷慨激昂的架势,似同在开“快乐男声”演唱会。抑扬顿挫之间,一会儿“吃掉”啦,一会儿“掼出”啦,一会儿“掐牢”啦,一会儿“炸平”啦,生意做得跟打仗差不多。听着他哇啦哇啦的喊话声,我的脑海里时常会浮现出战争影片烽火连天的画面。真正的惊心动魄喔!凭良心讲,我的祖上好几辈都没出过“包打听”,绝无窃听他人商业秘密的动机,怪只怪此君“音量”没有调控好,就算我蒙着被头睡觉,照样是风声雨声“枪炮”声――声声入耳啊。
  女主人描眼画眉,倒是悠闲自得,似乎不上班,整天牵只哈巴狗,在小区的绿地里转悠。女人养了狗,生活就颠倒过来了。除了要给狗穿衣,喂狗吃食,带狗散步,还有许多花里胡哨的名堂,弄得比人还优越。就说隔壁那只哈巴狗,得孵空调、喝纯水、吃西餐、洗桑拿、偶尔还要按摩减肥,待遇好得很。女主人碰上邻居也打招呼,说些家长里短的事情,提起她的老公孩子,通常三言两语带带过,可一说到哈巴狗,却是口若悬河,眉飞色舞,话头刹也刹不住。然而,把狗服侍得再好,它也改不了随地拉屎拉尿的恶习,小区的绿地因此沾上了一股尿臊味,四邻只好掩鼻而过。
  新邻居除去养狗,还养着一个儿子。这话有些不恭了。儿子读小学,我看比他老爸还辛苦,天天背着沉甸甸的书包上学堂,连腰板都挺不直,作孽啊。放学回家,应付完成堆的功课,还有家教等着“开小灶”,语文数学英语,化学地理历史,补个昏天黑地,日月无光。前些日子,新邻居又搬进一台“斯特劳斯”钢琴,看起来想让孩子接受一点艺术熏陶,我想这好呀,咱坐在隔壁听听曲子,也好跟着陶冶情操哩。可惜这孩子纯属牛仔布做西装,不是那块料,练了好一阵,也没听出什么道道来。每个双休日的清晨,伴随着ABCD大调奏鸣曲骤然响起,“弹奏间,墙角灰飞烟灭”,我只得经历一场痛苦的听觉考验。煎熬之余,我也不忘送上美好的祝福:衷心盼望邻家小孩茅塞顿开,早日成才,往后能在国际钢琴比赛上捧个奖杯回来,跟郎朗他们打个平手,咱今天的感官折磨,才算没有白白忍受。
  或许一户人家的钱太多了,也有麻烦。男主人晚归,女主人总得疑神疑鬼,刨根问底。男的被问烦了,就骂女的“神经兮兮”,女的一听就哭天喊地,说男的“被狐狸精迷住心窍了”,接下去的话越骂越难听,请允许我此处删去500字。最后一幕就得闹离婚了,两人又为财产分割你争我夺,吵得不可开交。这样的家庭闹剧,隔三差五总要演上一回,像播电视连续剧一样的守时,听多了,连“台词”我都能倒背如流了。
  写了这么些,看官别以为我患了红眼病,对有钱人家抱有成见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我是举双手赞成的,更何况与有钱人家为邻,我也好有个“比学赶帮超”的目标。今后咱们要全面奔向小康社会了,隔壁有钱人家的活教材,对咱兴许是个前车之鉴。